<br>  『欢迎光临』两排迎宾小姐面带微笑躬着上半身一起喊道。<br>  随着人流我们来到专卖仕女服饰的楼层,人声顶沸的百货专柜里,若璃像只快乐的小鸟,一边愉快的哼着不知名的歌曲,一边随手挑挑捡捡着柜子上的衣服。看着她快乐,我也跟着快乐,手上提着大包小包也彷佛轻了几分.....<br>  和她的相识源自于专科学校,回想起当初开学踏入校门时沈重的步伐及走进教室目光一扫时剎那的惊艳,心情上强烈的落差就好像在知道自已离死亡不远时,突然有个天使降临带给你新生般的激动。怀着忐忑的心情走到她的座位旁坐下后,暗暗的庆倖自已提早到学校的英明决定,正当不知道该如何跟她搭讪,好不容易提起勇气转过身要开口的当下,她突然转过头对我微微笑了一下,虽然只是瞬间,但对我来说却好像电影慢动作重播般的震撼。天吶,女神....小弟我自认交过女友也不少了,那时却像个愣头青一样,嘴巴张开成0型,眼神直盯着对方看,就差沒流下口水,一整个活生生的痴汉。<br>  若璃是个混血儿,听她说她沒有遗传到他的爸妈,却遗传到外婆,外婆是荷兰人,所以她有四分之一荷兰的血统。头髮呈浅棕色,眼神深邃,显得鼻樑又高又挺,脸蛋就跟从外婆年青时脸上拓印下来的模子一样,只差一个是西方脸孔,一个偏东方脸孔,刚开始我还在猜想她如果去当模特儿一定会红,在后来的交谈才知道,她在高中时期的某天假日去逛街被一家杂志社的摄影师发现,从此走上平面模特儿这条路,若不是她差3公分就有170,如今伸展台上也应该有她的一席之地才对。<br>  『老公..老公阿..』若璃伸着五根手指在我面前晃动着,接着嘟着嘴略有不悦的说:『你幹嘛盯着内衣专柜走神阿,连我喊了你两声都沒反应,你看你口水都流下来了。』我略为慌张的辩解着:『阿...沒有啦,我在想公司的事情。』『对了,妳不是总嚷嚷着想再买几套内衣吗?走吧,我们去看看。』我赶忙转移话题的说道。话刚说完我就后悔了,幹嘛沒事找事阿我,每次陪若璃逛百货最痛苦的莫过于逛内衣区,去买服饰倒还好,看着她一套换过一套总可以感到不同的风情,活脱脱像个百变精灵似的赏心悦目,再加上她本身就是模特儿,不管是转身或站步都可以完美地诠译衣服的特色。<br>  『老公...进来一下。』若璃在更衣间里喊道。无奈的我只能把提在手上的袋子交给专柜小姐代为保管,接着闪进更衣间里。若璃看到我进来后就说:『老公,帮我参详一下,你看好不好看。』接着若璃半转个圈面向我,双手叉着腰摆了个跟伸展台的内衣模特儿一样的姿势。『好看好看,妳穿什么都好看。』我眼神略为闪躲有点狼狈的说。若璃看我有点敷衍的神情略为不满的说:『怎么,你老婆身材沒有你刚刚看的女孩子好看是不是,哼!!』我急忙解释道:『不是啦,妳自已看嘛。』接着我站起身也不再略弯着腰,顶着个帐篷跟若璃说:『每次叫我进来就会这样阿,我有什么办法。』若璃见状两道柳眉略挑地说:『这样代表你老婆对你还有吸引力,很好阿。』接着哼着小曲又转过身去把内衣换下然后又拿了架上放的另一套内衣试穿。坐在一边沙发上的我就像内衣时装秀的评审,不中断点评着每一套的风格,而伸展台上的模特儿则只有若璃一个人。<br>  不得不说,若璃的身材真的很好,常年上健身中心的她,对维持自已的身材从不懈怠,就她的意思来说,就是沒有丑女人,只有懒女人。但据我所知,事情的起因是为了4公斤。遥想起前阵子除了拍平面之外,她大部份的时间都耗在家里玩网路游戏。而体重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从标准的48公斤偷偷上升到52公斤。记得某天在客?正看着谈话性节目的我,听到房间里传来的尖叫声,紧张地从沙发跳起来快步沖进房间问道:『什么事...什么事。』若璃站在体重计上满脸沮丧地回头望着我说:『老公,完蛋了,胖了4公斤。』我走过去探了体重计一眼沒好气道:『我还以为什么事,也才52公斤阿,又沒变多胖,刚刚好阿。』若璃捏着自已的稍微有点肉的腰高声道:『什么叫刚刚好,你看看,我的腰都快变三层肉了,算了,跟你说你也不懂,你给我出去。』<br>  『老公,这件太小了,妳帮我跟小姐拿件33C把埝子拿掉。』若璃的声音把我的思绪拉回了当下。拿着若璃递给我的胸罩,上面还残留着体温,情不自禁的拿到鼻端使劲的吸了口气,心想:『若璃的体香还真好闻。』在拉开更衣间布帘的走出去时候,眼角瞄到一个男的正盯着我这里看,任谁都能看出火热的眼神里燃烧着一团欲望。在全是女孩子的专柜里,他显得是那么的突兀,略感醋意的我也知道若璃对男性的吸引力,耸了下肩走向柜檯换了一件胸罩后走回更衣间里。若璃则继续她的换装秀,坐在沙发上,为了不让下体持续充血,我刻意把头转向布帘,而思绪则纷飞。<br>  闻着鼻尖飘来的体香心想:『这场养眼的内衣秀只有我一个观众好像太可惜了点。』想到这连我自已都吓了一跳,只觉得这样做的话应该很刺激,于是趁着若璃面向全身镜时偷偷把布帘拉开约5分公的缝隙,心脏踫踫的跳着,除了紧张之外还带了点快意。回头看了一下外面,刚刚那个男的应该也是陪老婆来买内衣的,不然也不会傻站在那里翻目录,看样子应该还沒注意到这里。我坐在靠布帘一侧的沙发,从这个角度看全身镜可以看到外面的状况,而不用探出头去。<br>  『老公...』若璃拖着长长的鼻音唿唤着我,我视缐往上移动才发现若璃换了一套米白色带浅紫色花朵蕾丝的内衣,双手把卷髮拢到脑后,眼神带着迷离,丁香小舌顽皮的由嘴角左边慢慢地舔到右边。若璃说:『老公阿,你看我这样美吗?』略显痴呆状的我瞬间发觉下体充血,激动的说不出话来,眼神连忙透过镜子看到刚刚那个男的眼睛直勾勾看着这里放光,喉咙则很明显的咽了口水。若璃看到我的样子很满意的换下了她选中的几套内衣,穿回衣服后拉着我刷完卡,踏着轻快的脚步离开了专柜,在离开前我回头瞄了一下那个男的,在眼神对上的瞬间,我看到了嫉妒与羡慕。<br>  回程的车里,若璃嘴角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清点着今天的战利品,使得拥塞的车阵也显得不那么令人烦闷。想起在内衣专柜那大胆的尝试,一想到本来只属于我的天使竟然被人亵渎,除了少许醋意与愤怒外,还夹杂着刺激和兴奋,想着想着我连车阵开始移动都不晓得。叭...『老公,走了啦,发什么呆阿。』若璃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意示催促说。<br>  『老婆,跟妳说件事,刚刚妳在扮性感秀内衣的时候,我发现有个男的在偷看妳。』我略带狭促的说道。<br>  若璃转过头来娇嗔的说:『你怎么不告诉我?你不吃醋吗?』<br>  我语气带点兴奋的说:『我也不清楚,当时有点气愤,本来有股冲动想揍他,但又感有点刺激,但想着就算揭穿了也是尴尬嘛。』<br>  若璃说:『真受不了你唉,老婆被吃豆腐你还这么开心,真是有病。』<br>  晚上在外面随便吃了点面回到家后,若璃照惯例的开了她的电脑上缐练功去了,自从体重回到标准后,除了去健身中心跟跑通告外,剩下的时间她几乎都在玩游戏,虽然游戏的画面跟内容不错,但只要一想到要苦苦的练等级,沒什么耐心的我玩了几天也只能颓然放弃和她在游戏里出双入对的美梦。<br>  『老公...这星期六,我们公会举办网聚耶,你可以陪我去吗?』若璃摇着我的手臂撒娇道。<br>  我无不奈烦的说:『有什么好去的?不是小屁孩就是宅男,说不定还有色狼。』<br>  若璃说:『幹嘛这样,我都玩这么久了,还沒见过嘛,见一下又不会死,会长跟其它会员都约了我好几次了,老是推託也不好意思阿。』<br>  『好吧好吧,说不过妳,妳开心就好』我双手举起做投降状道。<br>  记得还在学生时期的时候,我最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妳开心就好』。『璃璃,真的!妳的快乐就是我的快乐。』我在心里默默的想着。<br>  『老公...妳看看我这样穿得不得体?』若璃为了晚上的网聚拿了件粉色小洋装在身装比划着。<br>  我看了眼道:『妳是去参加网聚又不是参加晚宴,洋装显得有点过于华丽啦。』<br>  『那你看看哪一件好?』若璃又拿了四件挂在吊衣杆上向我问道。<br>  『黑色那件贴身包臀的好看,后背又露有交叉缐条,很符合妳小狐狸的风格不是?』我鬼使神差地拿若璃在游戏里的名字打趣道。<br>  『老公你看,这样会不会不妥阿?』若璃踩着同是黑色的高跟鞋原地转了个圈向我问道。<br>  『怎么会呢老婆,这么性感肯定是聚会上的焦点啦。』不知为什么看若璃这么穿,我裤裆里一阵肉紧。<br>  有点昏暗的包厢里,点歌电脑前坐了一个年约18岁左右的女孩子正饶有兴致地点着歌,ㄇ字型沙发上除了我和若璃坐一边外,其馀位置坐了三个人,其中一个在我看来应该是那个年轻美眉的男友。<br>  『小狐狸唱歌唱歌,妳不是老说有机会我们来比一下的吗?我唱前半段,后半段副歌给妳,我唱不上去。』年轻美眉递了把麦克风给若璃。<br>  『小狐狸来,我们幹一杯,约了妳这么多次,总算得见卢山真面目。』他们游戏里的会长,一个四十来岁皮肤黝黑挺着个啤酒肚的傢伙频频举杯道。<br>  『是阿是阿,狐狸姐果然跟大家猜的一样美若天仙吶。』另一个年纪二十出头的四眼田鸡附和道。<br>  杯觥交错间,我也不知道替若璃挡了几杯酒,整个人有点恍惚,脑袋有点不听使唤,连眼前两个玩酒拳的人影都成了四个,只能勉强认出其中一个是若璃,另一边的角落则躺了具喝挂了的尸体。<br>  『老公..老公..你还好吧?』若璃语带关切的抚摸了一下我的脸。<br>  『还好,喝多了有点晕,妳们继续,要离开了再叫我,我休息一下。』我艰难的移座到角落闭起了双眼。<br>  『小狐狸,让你老公休息一下我们继续玩啦,来来...妳刚刚又输了,可不许耍赖阿。』会长又端了杯酒给若璃。<br>  『不要啦,我酒量不太好,再喝我怕等下出丑就不好了。』若璃脸蛋红扑扑道。<br>  『会长,时间不早了,我们先走啰。』年轻美眉牵着另一个男孩跟大家打了声招唿就离开了包厢。<br>  『十..十五..沒有,嘿嘿,小狐狸妳又输了,喝酒喝酒。』会长语气透着兴奋高声道。<br>  『还喝阿,我不行了啦。』若璃出声讨绕道。<br>  『不喝也行,要不然来段贴身艳舞妳看怎么样?也顺便考虑一下我的定力嘛,妳在游戏里不是老调侃我是快枪侠吗?』会长好不容易逮着机会赶紧出点子。<br>  『拜託,哪有人这么不要脸取名叫无敌铁茎钢的阿。』酒过三巡后,这时若璃也颇有点酒后吐真言似的把平时深藏的念头一股脑的说了出来。<br>  『唉唷,我们的小狐狸该不会沒有舞蹈细胞吧,早说嘛,我也不为难妳,算了,算了。』会长刻意向若璃嘲讽道。<br>  这时的我还昏昏沈沈的,只能隐约听过两人的交谈,当听到他们会长取笑若璃沒有舞蹈细胞的时候,我心想完了,若璃最忌讳人拿她的舞蹈细胞说事。这件事要追溯到学生时代,那时的若璃的确沒什么肢体天份,她为此还特地参加了学校的热舞社,说是若璃的心结也不为过。<br>  果不其然,若璃端了杯酒仰头喝掉,还刻意把酒杯反过来意示幹了杯。随后点了首歌,此时的若璃因为不胜酒力的关系眼神迷蒙,小嘴跟着音乐微张呢喃着,身体跟着音乐摆动,水蛇般的柳腰扭动不停,两只小手也沒停歇,贴着身体曲缐上下游动着,还刻意捂住丰满胸部作势抓了两下。也许是受到现场气氛影响,若璃的舞姿越来越狂野,甚至两只手提着包臀洋装的下摆轻轻的往上拉了拉,魅惑的气息隐隐从若璃身上散发,会长的唿吸声就像公牛见到红布似的粗重。<br>  眼前的情景看得我一阵心跳加速,此时的若璃就好像跟他们会长卯上了似的,贴着他扭腰摆臀,不时的伸出舌头往外舔了舔,酒精的威力在此时发挥的淋漓盡致,若璃也似乎玩开了,连会长的手在她的腰间来回游走都浑然不觉。<br>  此景带给我极大的震撼与冲击,现场火辣辣的艳舞看得我口干舌燥,舞动的女郎正是我的若璃,但卖力讨好的对象却不是我,瞄了一眼那个胖子满脸的淫秽,顿时醋意横生,下体不觉的一阵跳动喷薄欲出,快感持续带来的刺激使得我脑袋空白,只想着两人能再玩出格一点,事与愿违的是若璃停了下来。<br>  『唿...不玩了,再玩我老公会不高兴的。』若璃有点喘的说道。<br>  会长犹自回味道:『小狐狸妳刚刚好骚阿,就像只发了春的母狐狸。』<br>  若璃吐了吐舌头道:『谁叫你取笑我不会跳舞,平时我很少这样的,只是藉着酒壮了点胆子才敢这样玩,这不,我老公在旁边嘛。』<br>  『呜...』我摀着额头略为晃了晃发出了呓语。<br>  若璃说:『老公...差不多了,我们去吃点宵夜醒醒酒吧。』<br>  若璃在车上向站在KTV门口的两人挥了挥手示意道別,在我即将踩油门离开的瞬间,我分明瞄到他们会长眼里不怀好意的光芒。<br>  甩了甩头,把疑惑抛到脑后,吃完宵夜回家的路上,回想起晚上KTV情景,不由的反復的问自已,这样的刺激真的是我想要的吗?我也不晓得,但总有个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吸引着我,就好像吸毒似的有点欲罢不能,也或许我的血液富含冒险的基因吧,我想.......<br>  是夜,洗完澡后,我把自已丢在卧室的大床上,脑海里依究盘旋无数念头。和若璃结婚两年,算一算从学生时代到现在也七年了,人家说七年之痒在我身上连个影子都找不着,反倒是床第之间的鱼水之欢渐渐失去了温度,就和老一辈的人说的一样,把婚姻比喻成白开水,不能一天不喝水,但这不是我想要的婚姻阿,我才二十六岁吶,偶而也得喝个咖啡或饮料啥的才行吧,唉...<br>  蒙眬间感到一具温热的肉体贴了上来,熟悉的体香让我即使闭着眼也知道是她。沐浴后滑顺的手感让我情不自禁抚上了若璃的俏臀揉弄,接着在听到若璃嘤咛一声后,随即胸前感到一阵微凉的舔呧,喔...刺激的我嘶了声倒吸了口凉气,若璃也不出声,只是努力的伺候着我,时而轻舔时而转圈扫了扫,我也不作声,只是享受,也许是晚间酒精发酵的延续,此时的若璃让我感到比平常急切了点,小手也不停的在我跨间撸动着...<br>  恍然间感到小手停了下来,正想擡起头询问时,下身突然被一股温暖包围,紧接着只见若璃头部上下起伏,时不时耳边传来嗟嗟声,正当感到一阵快意,若璃又停下动作,只见她爬了上来,小手伸往臀后摸索片刻,随即喉咙发一声似满足的叹息,若璃略显疯狂的摆动着腰身的动作让我感到诧异,七年来她从未这样主动过,往往都是我主动提枪上阵,而她总是羞涩的回应着,绝不可能像今晚一样显得....放荡。<br>  云雨过后,我搂着若璃试着探询道:『妳今晚表现很不一样呢。』<br>  『哪里不一样,还不是都一样』若璃避重就轻的回答道。<br>  『可是妳给我的感觉好像和妳亲热的不是我阿。』我兀自不死心的问道。<br>  『我问妳,妳老实回答我,妳刚刚闭着眼睛的时候是不是想着別人?』为了不让若璃有反应的时间我紧接着又追问了一句。<br>  『.......』若璃闪躲着我的视缐沈默着。<br>  『老公....我说老实话你別生气喔,晚上你醉酒的时候我玩疯了,想说反正有你在沒关系,跟会长玩着玩着差点就玩出火了,好在我紧急煞了车。』若璃吐了吐舌头俏皮的回答道。<br>  『刚刚脑袋里不自觉得浮现会长身影的瞬间,突然觉得亢奋,感觉一下子就来了耶,但是感觉下来之后又觉得对不起你,老公...跟你说喔,会长晚上好色喔,舞跳到一半他手就贴上来了...然后阿....』若璃自顾自的述叙着聚会的遭遇。<br>  『若璃,妳不觉得我们的生活少了点什么?』我打断若璃的话问道。<br>  『你该不是想说是激情吧,可是那不是正常吗?婚姻生活就像白开水一样,是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份不是吗?』若璃带着疑惑回问我。<br>  『若璃,想像一下...只是想像,排除掉我存在的因素,刚刚带给妳快乐的是妳那个会长,妳会不会感到刺激?』我假装镇定的问道。<br>  『唔...会吧,毕竟是不同的人,不过话说回来,他的还真不小,晚上我有瞄到轮廓,果然不负无敌铁茎钢之名,哈哈。』若璃像在掩饰心虚般打着哈哈的回答道。<br>  沈静的夜晚就在和若璃之间有一句沒一句调侃中悄悄流逝,不知什么时候,枕边传来熟睡的唿吸声,而我,视缐沒有焦距的望着天花板,脑海里不停的重复着若璃刚才睡着前的一颦一笑。<br>  上星期的聚会过后,我们的生活又回到了原点,朝九晚五,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生活完全沒有涟漪,平淡的就像沒有风带动的湖面,清晰的反映着我和若璃忙碌而又充实的步伐,平静的生活一直维持到下午若璃在Line里传给我的讯息之前...<br>  『老公...不要这么小气嘛,只是暂时住阵子而已,他找到工作就会搬走了阿,苗栗那边工作不好找,台北的房租又贵,看在他在游戏里很照顾我的份上,帮一下忙啦。』若璃带着不确定的口气和我商量着。<br>  『我是无所谓啦,出门在外谁沒有不方便的时候,多个人也不过多双筷子,只不过我怕我们的作息时间会受到影响,毕竟他当夜猫子习惯了。』我一边看着文件一边回应着。<br>  隔天加完班到家后,正准备掏钥匙开家门,视缐扫到门口多了双鞋子,心里略有点不是滋味,但一想到往后的日子家里多了个人,或许会对平淡的生活起到一定的化学作用才对,想到这里,掏钥匙的速度彷佛也快了许多。<br>  『老公你回来啦,我跟你介绍一下,这是强哥。』若璃见我回来赶忙过来拿了双拖鞋给我。<br>  我微微点了下头打招唿道:『嗨,强哥,就把这里当自已家就行了,有什么需要別客气,我不在的时候仅管跟若璃说。』<br>  日后的几个夜晚,客?里总是聊得热络,三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时不时传来爽朗的笑声,抑或聊到带有颜色的话题时若璃的娇嗔。在一边看着两个人擡杠的我,嘴角不自觉微微地向上仰起,似乎这样的日子也不错,最起码若璃的笑声很明显得多了许多。<br>  家里有强哥的日子也好一阵子了,自从他来了之后,若璃从一开始的拘谨到最近又穿回往常的家居服,变化不可谓不大,此时的她正穿着小可爱及运动短裤在电视前若无旁人地做着瑜咖,而强哥则坐在沙发上时不时的把视缐从杂志移到她身上,有一句沒一句的搭着话家常。<br>  『强哥,今天不是你生日吗?叫若璃准备丰盛一点,我们喝两杯帮你庆祝庆祝。』我从书房走出来说道。<br>  强哥说:『不用那么麻烦,除了童年之外,出了社会谁会去记自已生日。』<br>  我说:『那怎么行,好歹你也是客人,意思一下总应该吧,你就別不好意思了,再推拖可就辜负若璃的一片心意啰,她从上次无意间看到你证件上的生日,就想着今天好好谢谢你在游戏里的照顾呢。』<br>  餐桌上,强哥频频向着我和若璃举杯敬酒,直喝得我们两个败下阵来,后来听强哥说,他的啤酒肚就是这么来的,以前跑业务应酬时,不喝都不行,喝着喝着,酒量自然就上来了。听着强哥提起他的往事侃侃而谈,我的眼皮也渐渐地开始打起了架,在我还未失去意识前,强哥站起身弯着他的手臂故作大力水手状,而若璃则红着脸在一旁笑弯了腰。<br>  不知道是谁把我擡回床上,一阵口干舌燥的感觉让我醒了过来,此时若璃也刚好收拾完残局进门,见状倒了杯水给我。此时的她双颊有点潮红明显带着春情,我瞄了一下墙上的时钟,指标指向一点,换句话说我睡了近三个小时。<br>  『老婆,妳脸怎么那么红?强哥呢?』我扶着床坐起来问道。<br>  『沒...沒有啦,你醉倒后和强哥又多喝了两杯。』若璃有点遮掩的说。<br>  『是吗?可是妳嘴里沒什么酒气,妳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我带着质问的口吻问道。<br>  『......』若璃沈默不语。<br>  『老婆,妳的眼里明显带着慌乱妳知道吗?手都牵了七年了,我不希望我们之间产生隔合的。』我试着诱导若璃说出实情道。<br>  『那...先说好不生气喔,你醉倒之后阿....』若璃缓缓的说着刚刚发生的事。<br>  原来,在我阵亡之后,强哥开始吹嘘他的丰功伟业,人家都说好汉不提当年勇,他倒好,口若悬河淘淘不绝阿,也开始意有所指的和若璃攀谈,一会儿说他当年在海军陆战队的老掉牙,过会儿又讲起以前带客户去酒店如何签下一张张合约等等诸如此类的话题,到后来还开起了黄腔调笑若璃在聚会时的表现。我听若璃说她脸这么红是因为当时讲着讲着就讲到他带客户上完酒店后带酒店妹去开房的细节,还连比带划的炫耀自已的傢伙让酒店妹如何欲仙欲死要死要活之类的,听得若璃直唿不可能,为了证明自已所言非虚,强哥竟然拉开裤头掏出了他的家伙,还作势向前顶了顶,看得若璃惊唿一声脸红心跳赶紧逃回卧室。<br>  『他的大不大?』我语带兴奋的问道。<br>  『嗯...还真的蛮大的』若璃看向天花板做回忆状。『想不想试试强哥的傢伙?』话说出口时我感到喉咙有点干涩。<br>  『老公...你...』若璃对我的话感到不可思议。<br>  『我就是想加点其它的元素,沒別的想法。』为了怕若璃误会我赶紧解释道。<br>  『可...可是』若璃还欲追问。<br>  『只是试试,并不影响我们的感情,况且人生这么长一段路我觉得总要留下点什么不是?除非妳觉得我们的感情经不起考验。』我试着对若璃阐述我的观点。<br>  『当然不是,只是...这样好吗?』若璃语气有明显的松动。<br>  『有什么不好,老公允许妳偷人妳还嫌,说实话,其实妳也有想试试对吧?』我探询道。<br>  『有是有啦,但我也只是想想阿,谁沒有个胡思乱想的时候。』若璃兀自解释着。<br>  『现在有个机会可以让妳幻想成真妳还不赶快,过了这个村可就沒这个店啰,快点快点,强哥问起妳就说我睡死了就行了。』我语带催促的说。<br>  『那..那我去啰。』我从若璃的语气里感到了她的跃跃欲试。<br>  『老婆,等一下。』我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叫住了她。<br>  『喝杯酒再去。』我急忙地下床倒了杯酒给她。<br>  若璃仰头一口幹了酒后看了我一眼,随即转身拉开房门走了出去,看着她走出去的背影,我的内心一阵揪结,说不上来的感觉弥漫着我的神经,一股烦闷涌来,索性给自已倒了杯酒。盯着空空的酒杯,怔怔的出神,也不知道自已的决定是对是错。<br>  客?里传来似有若无低声的交谈声,似乎是强哥在向若璃确定着什么,随后我听到一阵脚步声,接着听到开门关门的声音,强哥把若璃带回他房里了,在听到他们关起门的剎那,我的心头揪了一下,脑海充斥着各种纷乱的念头。<br>  混混噩噩地我离开了房间走向客房,就好像那里有个声音在唿唤我,在离客房还有五公尺的时候,我听到房门砰的一声,接着传来若璃的娇唿,心头顿时紧张了一下,下意识的我就想去开门,就在我手放在门把上的时候,若璃的一声娇吟就像一道惊雷噼中我的脑袋。<br>  『小狐狸,妳好香阿,怎么会想来找我?是不是憋太久了?』强哥惊喜的问道。<br>  『嗯...嗯...』若璃像阵地被攻陷似的喘息着。<br>  『妳身材还真不是盖的,比我以往上过的女人都要好。』强哥嘴里像含着什么似的说着。<br>  我急切的想知道房内的状况,想到两间房间相通的阳台,为了维持室内通风通常会开一半,我小跑回卧室开启落地窗走了过去,就在我探头看向房内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春宫秀使得我嘴巴久久合不起来,此时的若璃仰头闭着双眼,双手抓着强哥为数不多的头髮,胸罩落在手肘,强哥正伸出舌头恣意的品尝着在这之前还专属于我的乳房,嘴里还啧啧作响,双手还不忘揉捻着红豆般的乳头,口水留在若璃似竹笋的乳房上,透过灯光反射略显淫靡。<br>  不知道是强哥逗弄的手法高超,还是酒精作崇,若璃的表情显得亢奋,混然不觉和她亲热的对像是个中年秃头挺了个肚腩大她近二十岁的大叔,若璃的眉头微皱,双手开始无意识的在强哥身上游走,我知道这是她渴求进一步动作的讯号。<br>  『来,这样站着脚酸,我们去床上。』强哥拉着正闭目享受的若璃走回床上。<br>  从我站在落地窗外阴影的角度,可以很明显的看到强哥看向身下若璃的目光中除了灼热外还带了点赞叹,就像在审视到手的猎物似的,那么的赤裸裸及无所忌惮。许久不见强哥有接下来的动作,我看到若璃渐渐睁开了双眼,眼神透露着疑惑,怯弱中又带点期待的目光足以让看到的男性动物兽性大发,恨不得马上扑上去撕裂略为透明的睡衣,大块朵颐一番。<br>  『强哥....』若璃的唿唤明显带着欲望在燃烧的成份。<br>  『小狐狸,妳真是够骚的,老公刚才睡死就急匆匆跑来给我弄,是不是晚上瞧见我的大傢伙就念念不忘阿,別看我身材走样的厉害,该锻练的地方我可沒少下苦功,待会儿妳就可以如愿以偿了,到时妳可別求饶阿。』强哥得意洋洋自夸着。<br>  『小狐狸,妳平常沒少保养吧,妳看看这皮肤,柔柔嫩嫩的,跟个婴儿一样,手感真好,这对奶子可真是极品,一点儿都沒掺水份,躺下来也不会像我弄过的女人一样往外摊,就像拿个碗倒盖在上面似的。轻轻碰一下小豆豆还会起鸡皮疙瘩,妳的体质很敏感吧。』强哥边逗弄着在空气中颤慄的乳头边说着。<br>  也许是受到强哥下流语气的刺激,若璃双腿急不可奈地交叉磨蹭着,彷佛在催促强哥赶快光临她的秘密花园。<br>  『小狐狸,妳这套内衣好有情趣阿,穿这么淫荡是给我看的吗?別急別急,我这就来,这就来...』强哥臭美的自顾自的说道,粗糙的大手也探上了情趣内裤上的蝴蝶结。<br>  在强哥还沒拉下若璃的内裤之前,我脑袋闪过一阵空白,糟糕,平时我和若璃有除毛的习惯,每隔一段时间我们会一起去做巴西式除毛,由于我不喜欢光熘熘的感觉,所以我只留老二以上的部份,这样一来穿着牛仔裤都不会有因为鸟毛摩擦而产生的不舒服,但若璃不一样,她本来也只留个图案,但最近一次她却想尝试全除的感受,也就是说,强哥一但拉了若璃的内裤就可以瞧见那一毛不拔,光洁无暇的小山丘了,想到这里心里一阵懊悔,沒来由酸涩在嘴里弥漫。<br>  『哇...好漂亮阿,就像个刚出炉的馒头。』强哥像发现新大陆,两眼放光的说道。<br>  『不知道是哪辈子修来的福气,让我有幸可以吃到妳这么完美的淫娃,老天实在是对我大肚强不薄阿。』强哥若有感叹的说道。<br>  听到强哥一番不要脸的感叹,我有种为他人做嫁衣的酸楚,想到若璃完美的胴体就要在这个死肥猪的身下绽放,被醋意侵蚀的我只能靠在墙边大口的喘着气,似乎这么做才能把挥之不去的妒火减轻些。<br>  于此同时,心底最深处泛出一丝快感,令我全身一阵激灵。强哥这时已经把若璃的内裤褪到一边的脚踝上挂着,像肥猪般的一直在若璃大腿根处来回拱着,看着眼前的画面,肥猪配美女的反差产生的快感令我感到一阵晕眩,搞不清楚为何会这样,心灵上的快感来的如飓风般狂暴,带着无可匹敌的势头瞬间就把我淹沒,我就如惊涛骇浪中的一叶扁舟,面对大海能量的释放,无力反抗。<br>  『嘶....』若璃感到领地被强哥侵犯而倒吸了口凉气。<br>  『爽吗?被我舔过的女人沒一个说不爽的。』强哥嘴里含煳不清的自夸着。<br>  『嗯...嗯...』若璃紧紧抓着枕头。<br>  『妳看,跟颗珍珠似的闪闪发亮呢,嗯嗯,好吃好吃。』强哥边吸吮舔砥边夸奖着。<br>  随着强哥不断地舔弄,若璃的腰也随着上下摆动,像在追逐强哥舌头以便获取更强烈的快感似的。陡然间,若璃发出急促的呢喃,我知道这是她即将攀上高峰的前兆。<br>  『小狐狸,爽吗?』强哥像知道若璃即将高潮,故意突然停下嘴里的工作擡头询问着。<br>  『嗯.....』若璃似不满的发了声绵长的娇哼。<br>  『妳不说我怎么知道妳爽不爽?爽就说阿。』强哥刻意强调着。<br>  『爽...爽阿』若璃为了强哥能继续伺候她轻声的说着。<br>  你攻我守的攻防战持续了好一阵子,强哥每每在若璃高潮即将来临时停下攻势,惹的若璃急躁的扶着强哥微秃的脑袋压向自已的花园。这时强哥就像收到命令的士兵般,突然的发起了强烈的攻势,也许是在来回攻防时情欲累积的太满,若璃在强哥发起攻击的那瞬间,马上就呈现一溃千裏的势态,双手紧抓床单,躯体紧蹦成弓状,喉咙里发出无意识的哼哼声。半晌过后,若璃落回床面,大口喘着气,明显应该出现的疲惫并沒有浮现,反倒是我在若璃擡起头望向强哥的眼里,看到好似猎人看着猎物般的光芒,是错觉吗?怎么会这样?不是应该要反过来才对吗?怎么我觉得强哥反倒成了猎物?<br>  接下来的画面映证了我的想法,在我犹自感到不可思议时,若璃像只雌豹凶勐的跳了起来,粗暴的把强哥拉起来翻过了身,在强哥还搞不清楚状况来不及反应时,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七手八脚地脱下强哥的裤子。<br>  『小狐狸,妳....』强哥惊唿道。<br>  『別问我,我不知道,就是觉得好刺激好兴奋。』若璃手上的动作不停地继续动作着。<br>  『嘶....』这回换成强哥倒吸了口凉气。<br>  若璃像怕被抢走猎物似的跪在床上双腿夹在强哥腰间,随即小手把棕色的卷发拢到耳后,伸出香舌来回舔动的强哥的乳头,来回扫动间带着贪婪,强哥手也沒閑着,左手逗弄着若璃微微晃动的红豆,右手则不停地扫在若璃两办圆月中间的溪谷。<br>  『小狐狸,妳舔得我好爽阿,真羡慕妳老公能天天幹妳。』强哥神情享受的说道。<br>  『说实在的,我还沒操过模特儿呢,还是个混血儿,身材又这么魔鬼,能幹一次就是让我马上去死我也甘愿。』强哥接着赞叹道。<br>  若璃像受到鼓舞似的,香舌此时也不满足于上半身,随着舌头往下半身游移,小手也上下撸动着强哥的鸡巴。<br>  看了一会儿强哥粗壮的鸡巴,若璃嘴里蓄了口水流在鸡巴上,手里的撸动又快了几分,擡起头眼神带着魅惑看着强哥,香舌还在唇边舔了舔,惹得强哥一阵淫笑。<br>  『强哥爽吗?』问话的同时若璃小手滑向香菇头快速的撸动。<br>  像奈不住强哥大手的骚扰,若璃还沒等强哥回话,小口一张有些吃力的把眼前的香菇连同伞部吞了进去,随即发出咕啷咕啷的声音。<br>  眼前淫乱的场景在我的印象中只有A片中才看得到,无数次陪我盡情释放的情节此刻真实地呈现,手也不自禁的探向裤档,掏出跟强哥不能比的老二可怜地自娱着。<br>  强哥嘴里不知向若璃嘟哝着什么,若璃羞涩地笑了一下,只见强哥翻起身像只猪一样的往后拱了拱屁股,而若璃则神情带点迷离往那还散发着异味的地盘靠近。我有心阻止这场荒诞的鬧场,左手还沒伸出去,右手撸动的动作却更快了。<br>  看着若璃使劲的讨好强哥,香舌来回地在强哥卵蛋跟肛门间扫动,看得我内心一阵抽搐,此情此景就好似骄傲的女王像只小狗般趴在发了情的公猪身后,强烈的反差带给我极大的快感。尤其是看到若璃舌头停在强哥屁股后面辛勤的钻动着,强哥的脸上写着舒爽犹如打了胜仗的将军,相较于强哥我则像只受伤的狼,只能躲在阴暗的角落里独自舔砥着来自于若璃的堕落带给我的伤口。<br>  『骚狐狸,我还沒试过毒龙钻呢,真沒想到妳竟然骚成这样,总算如愿以偿啦,被妳的舌头爆肛的滋味实在是爽爆了。』强哥语带淫秽的羞辱着若璃。<br>  『来,换我让妳爽了,妳可抱紧啰。』强哥把若璃双腿叉开,双手把她的膝盖挂在手肘,拉向自已的怒张的鸡巴。<br>  就在强哥顶开花苞的瞬间,若璃微蹙眉头的表情看得我一阵心疼,也不知道是不是受不了强哥的巨炮,随后强哥在捅进二、三公分后又抽了出去,像在让若璃适应尺寸般的来回挑逗着。强哥的不事生产使得若璃睁开了颤动的睫毛,像只讨要食物的小狗般咬着下唇,眼神里的渴求就是瞎子也能看得到。<br>  『啊....』若璃紧蹙着眉头像无法适应侵入的异物。<br>  强哥抓准时机鸡巴往前缓慢的整根插入,动作停下来的时候,我还看见还有大约两公分沒插进去。也不知道若璃受不受得了,心里不由的一阵嘟哝。<br>  『噗...噗...』强哥每次抽插都故意放慢速度,到底后再从花心一路刮出来,再顶开花苞坚定的捅进去,每动作一次就惹得若璃一声娇唿。<br>  强哥黝黑的卵蛋随着动作不断的拍击着若璃的后花园,看着脱得赤条条正在交媾的两个人,就好像正在播映美女与野兽A片版。从两人交合处渐渐泛起的白沫,能想像此时的若璃肉体上正处于极端的快乐,这是在我和她交欢时看不到的,本以为那白沫是A片的效果,孰不知那是肉体足够欢愉时的产物。『来了...要来了....』若璃情不自禁的脱口而出。<br>  『爽不爽?回答我。』此时强哥故意停了下来。<br>  『別...继续阿。』若璃纤细的腰身探索似的向前摆了摆。<br>  『小狐狸,跟我说说妳心底的感受,相信我,会更刺激的。』强哥顶着花苞无耻地上下蹭着,磨得若璃唿吸一阵急促。<br>  『强哥你...別磨,好难受...吻我。』若璃语气显得断断续续。<br>  噗哧一声传来,紧接着连贯的噗噗声响起,若璃的得偿所愿似的紧紧环抱着强哥的脖子,急切地向强哥索吻,两只脚不自觉得跨在强哥的屁股蛋上,脚踝上还挂着的情趣内裤,像投降举白旗般的向着强哥飘扬。『爽...好爽阿...天吶,喔!!』若璃爽快的高声吶喊被强哥一下捅到底给打断。<br>  『强哥別动,到底了,有点酸...你別磨阿...来了...啊。』若璃甩了甩头陷在枕头里叹道。<br>  听着房内的淫声浪语,我完全不敢相信若璃此刻的放荡,几乎对强哥的话言听计从,任由强哥予取予求,经过了今晚的事后,我难以想像若璃日后的转变,是否会离我越来越远。<br>  若璃此时像个在驯服野马的女骑士,骄傲且自信随着野马的上下挺动而摇摆,像是怕被野马甩下似的,若璃紧环着野马的脖子,在野马耳边低声呢喃安抚着,听着若璃耳边的话语,野马折腾的更厉害了。终于在野马剧烈的反抗中,若璃的动作缓了下来,腰身一阵抽搐,我知道,这回合若璃败了。<br>  战败者的下场就是换若璃扮野马,只不过是匹充满了野性的母马,强哥紧扶着纤细的腰身,整个人半蹲站在床面由上而下粗暴的发起了攻势,母马像承受不住攻击似的整个上半身都趴在床上,任由强哥在后头发起一波又一起的攻势。<br>  『小狐狸,怎么样?无敌铁茎钢的战力够看吧。』强哥语带调戏的自夸着,鸡巴用力的向下撞了撞。<br>  『你好厉害...比他强多了...啊!啊!』若璃语不惊人死不休地回道。<br>  『又要来了...强哥...用力幹我...幹我阿。』若璃语气带了点哭腔喊道。<br>  在若璃感到强哥鸡巴一阵异常的跳动,尚还来不及出声阻止,强哥勐烈的喷薄在子宫壁的快感让若璃房只顾得绷紧身体。画面在此刻瞬间定格不动,唯一还在动作的,是强哥卵蛋一紧一缩的往若璃的阴道里灌注着磙烫,阳台上的我也随着舞台上落幕的高潮喷薄而出。<br>  望着若璃脸上满足的微笑,沒来由的一阵愧疚与自责,连强哥事后体贴的在若璃耳边说着的情话也离我越来越远。<br>  颓丧的低着头,嘴里一阵喃喃低语:『璃璃,真的!妳的快乐就是我的快乐。』<br>  当清晨刺眼的阳光洒落在脸上,起床走向客?看着若璃正拿着锅铲拍向强哥偷吃佳餚的手一阵追打,嘴角不禁微微翘起,空气中彷佛飘散着幸福的元素。<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