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为了房子妻子被插<br>在还是在几年以前,我和妻子所在的公司准备最后一次房改分房。我虽然<br>都已经是高级知识份子了,但是在我们单位,象我这样条件的人多的是。要一<br>些年龄比我大许多的人,至今仍然居住在不到30平方米的房子。<br>所以,这次房改房分配,显得竞争尤为激烈。<br>不过,我心很清楚,按照正常的分配,我们是根本不可能分到新房子的,<br>更不要说120 平方米以上了。<br>有一天,晚上,妻子和我说,让我去和单位的领导说说,送些礼。但是我心<br>是十分清楚的,现在送礼,已经显得太晚了。別人该做工作都已经早就做了。<br>对于妻子的话,我显得有些无能为力。<br>就这样过了二天以后,妻子问我找过领导沒有我沒吱声。妻子火了,骂我<br>是个中看不中用的东西。后来,睡觉时,妻子说,她想自己去找领导谈谈。可妻<br>子又担心会出什么问题。我妻子哪年只有32岁,在单位是最漂亮的,高高的个子,<br>白白的皮肤,人虽然说不上长的漂亮,但充满了女人的气味。<br>我当时想,妻子找领导也不一定能够成,因为现在都已经基本上内定了,再<br>找也沒什么作用了。<br>于是,这一晚就这样过去了。<br>第二天,晚上妻子下班回家以后,我看见妻子好象显得有些个兴奋。一见到<br>我,脸就红红的,我当时也沒想到別处去,以为她身体不舒服了。还关切的问她<br>是不是生病了。可妻子说:生我个头!<br>晚上睡觉,躺在床上时,妻子靠着我,说:今天她去找过领导了。我当时还<br>不以为然,心想,找了也是白找,我们单位那么多的知识份子,摆的过来吗<br>可妻子慢慢的又说,领导对她非常的客气,还说,沒分配以前,大家在理论<br>上还是都有希望分到120 平方米的新房子的。<br>我这一听,就觉得还是有希望的。我让妻子再去做做领导的工作,该送什么<br>咱们就送,沒什么比市中心的房子更为重要了。<br>可妻子沒吱声。<br>我心瞬间觉得有些不太对,是不是——- <br>正当我迷惑之时,妻子在我怀又说了:领导其实好色。<br>我听了以后,心一下子沈重起来。忙问:今天他沒对你怎么样吧<br>妻子仍然的不作声。这一下更证实了我的怀疑。<br>我勐然的直起身子,打开灯光,看着妻子说:你告诉我,今天他沒对你怎么<br>样<br>妻子望着我气势凶凶的样子,眼睛有些湿润了。<br>完了!我心想,一定妻子被他非礼过了。<br>过了好一会,我才镇静的对妻子说:你能告诉我今天所发生的一切吗我不<br>会责怪你的。<br>妻子擡头看了看我,半天,她才说:我告诉你以后,你真的不能生气,我这<br>一切都是为了咱们的房子。<br>我望着妻子充满泪光的眼睛,点了点头。<br>于是,妻子重新又靠在我身上,慢慢的讲起了今天中午发生的事情。<br>今天中午,我去了领导的办公室想找他谈谈房子的事,一进去,办公室沒人,<br>我正想转身走时,从办公室面领导休息的房间传出了他的声音,问是谁在外<br>面<br>我说是我,于是他就让我进去。<br>我进去时,他正在面的桌子上看电脑。他问我是什么事我说是关于房子<br>的事。他又说房子的事基本方案已经定了,象我们这样年轻的,基本上不分配新<br>的房子,但是可以考虑面积不到的旧房子。<br>我问他是不是可以帮我们的忙。这时,他擡起头来看了我半天,弄的我都难<br>为情了。过了一会,他沒说,就出去了,事后,我才知道他去关门去了。<br>听到这时,我的心有些紧张了。忙问妻子后面发生的事。妻子看了我一眼<br>继续说道:等他再进来时,他就按着我的肩膀说:办法不是沒有,沒定下来的事<br>总还是有希望的。由于是夏天,我就穿了一点点的衣服,所以我一紧张就站了起<br>来。这时,领导不慌不忙的坐在桌子边的床上,对我说:需要房子的人很多,而<br>且年龄都比你们大,尽管你老公已经有了高级职称,但是总分一定沒別人高的。<br>所以,这次市中心的大面积住房,看起来希望不是很大。<br>我被领导这么一说,心就凉了一大块,也许是我快要哭出来了,这时领导<br>伸出手拉着我坐在了他的身边。<br>我听了以后,显得有些紧张,妻子望瞭望我继续说道:我被动他拉过去以后,<br>一下子就哭了出来。于是他安慰我说:不要着急,不要着急,他再想想办法。<br>我听了以后,感到还有希望,就抓住他的手说:你一定要帮帮我们的忙,这<br>是最后一次呀!<br>突然,我就觉得,我一下子被他抱住了,嘴直往我脸上贴。我赶紧说:不要<br>这样,不要这样。<br>可、可我仍然沒有挡住他的手,他一下子就摸住了我的乳房,并且手直接摸<br>到了我面,我一下子紧张起来。可他却说,沒关系的,外面的房间已经关好了。<br>后来呢我忙问道。<br>后来妻子接着说:后来,就这样一会儿功夫他就把我身上摸了个边,而、<br>而且还把他的手插入到我下面了。<br>妻子害羞的低下了脑袋。<br>这时的我,已经愤怒的想马上去杀了他。妻子看着我这样的神态说:就这最<br>后一次分好房子了,我已经做出了牺牲,如果你不愿意我这样的话,你愿意做什<br>么我就不管了。<br>听了妻子的话以后,尽管我仍然的愤怒,但是却冷静了许多。继续问妻子:<br>就这样了<br>妻子看了看我说:他沒完全解开我的衣服,我知道他想幹什么,但是,我不<br>习惯这样去做事情,可他一直不肯放过我,最后,他把他自己的东西都拿出来了。<br>妻子又望了我一眼说下去:他说第一次不勉强我,但是必须让他舒服。于是<br>在他的手引导下,我捏住了他的东西。<br>妻子犹豫了一下又说道:后、后来他把东西放在我的嘴,射出来以后,才<br>放过我的。<br>我问道:他射到你嘴了吗<br>妻子难为情的点了点头。<br>就这样了我继续问道。<br>妻子说:我走的时候,他说如果真想得到房子,就必须有有所付出。我知道<br>他的付出是指的什么。<br>当天晚上,我沒再责怪妻子,因为这些都是因为做丈夫的无能才让妻子做出<br>那么大的牺牲。晚上,我只是和妻子好好的做了一回,妻子也出现了平时少有的<br>高潮,好象连续几次。<br>第二天清醒后,我沒再提昨晚上的事,因为我知道,理智告诉我,再提我也<br>解决不了任何的问题。<br>就这样,我为了尊重妻子,在半个月内就沒再和妻子讨论房子的事了。我担<br>心妻子会敏感的。直到得到消息,说是二天以内就要决定房子的分配了。<br>这天中午,刚吃完饭,妻子就到了我办公室,说是领导让她去一趟。我心<br>明明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我仍然装的很镇静对妻子说:去就去呀,也许是好事。<br>妻子迷惑的看看我,我知道她在犹豫,可我心想,反正都已经被领导摸过<br>了,还有什么大不了的。我让妻子去。<br>就在妻子转身的瞬间,我爱抚着妻子肩膀说:我不会因此而责怪你的。<br>妻子低下头就管自己走了出去。<br>望着妻子走出时的背影,我心突然略过一阵疼痛。<br>就这样,整整一个下午,都沒见妻子给我打电话。我打妻子的手机,她也关<br>了。<br>到了晚上,快10点时,才听到妻子开门的声音。她妈妈一定看她疲倦的神<br>情,以为她工作累了,让她吃点东西。可妻子沒理她母亲,直接回到了我们的房<br>间。<br>我望着妻子,整个好象变了一个人似的。<br>妻子换好衣服后,对我说了句:房子已经拿到了,后天拿钥匙是单位最好的<br>一套房子之一。<br>说完,任我怎么说,她也不理我,自顾自睡觉了。<br>就这样,我一直趟在妻子的身边,其实心很清楚,我们得到什么又失去了<br>什么,自己怎么睡也睡不着。一直到半夜。我看着妻子翻来覆去的身体,知道她<br>也沒睡着。<br>就这样一直到了后半夜,妻子勐然问我:你想问什么就问吧!<br>我沈默了好多会才轻轻的问了句:下午你去哪了<br>妻子也沈默了好久才说:我下午和他出去了,晚上和他一起吃的饭。<br>在哪我接着问。<br>在宾馆。妻子平静的回答道。<br>我知道,我再问下去,可能更加伤害妻子了。可沒想到,妻子突然打开电灯<br>对我说,你难道不再想瞭解的更多些吗<br>我这时已经非常的激动,抱住妻子流下了眼泪。在激动的过程中,二个人都<br>哭了,当我打开妻子睡衣时,勐然的看见妻子的乳头周围有明显的痕迹。再仔细<br>一看,身上到处都有许多同样的痕迹。这时,我已经知道在这个不长的下午,在<br>妻子身上都发生了些什么。<br>后来,等我们在激动中做完爱以后,妻子才喃喃的告诉我下午至晚上所发生<br>的一切。<br>原来,下午妻子去了他的办公室以后,他就藉口说是有事让妻子陪他去市里,<br>去了以后,才知道,妻子和他直接就去宾馆。到了宾馆开好房间,在刚开始时,<br>妻子明明知道他想幹什么,但又说不出口。当二个人在房间时,他先让妻子脱<br>光所有的衣服,说是哪天沒看清楚,并答应妻子只是看看而已。可当妻子脱完以<br>后,他就让我妻子去陪他洗澡,刚开始,妻子不同意,妻子说就象上次用嘴巴为<br>他服务。他说哪有那么轻松的,于是他就拿间子威胁妻子,妻子沒办法,只好和<br>他一起去了浴室。在浴室,妻子说她哪是为领导洗,整个都是领导在为妻子洗。<br>身上的许多痕迹就是在浴室被他咬出来的。<br>出来以后,接着就在床上插入了妻子的身体面,妻子说他一次可做了好长<br>的时间都沒放,妻子都感到下体都有些麻木了。以至,他是什么时候放进去的都<br>不知道了。因为,下面已经沒了感觉。<br>然后,二个就这样睡着了。<br>等到再醒过来时,天都已经黑了。于是二个人在床上又做了一次,妻子说她<br>这次比较配合他,并不断的用手刺激着他的东西,沒多会,他就放了。<br>起床以后,二个人在餐厅吃了些东西,就二个人,沒几个菜就吃了三千多。<br>吃完饭以后,妻子提出想洗个澡,妻子说到这事时,还一直后悔。就因为洗<br>澡,又被他操了一次,而且面都弄破了。妻子说可能是被他手弄破的。因为,<br>第三次在浴室洗澡时,他已经硬不起来了,就用手使劲的弄妻子的下面。妻子<br>说她被弄的难受死了,为了让他快点再泄一次,就用嘴巴帮他把下面的东东含硬<br>了,并且在他插入以后,也用手夹住他留出外面的东西,以增加他的快感。好在<br>他马上就有了反应,就象畜生一样又射了一次。妻子说他第三次射时,说是射精,<br>其实也就流出了点东西,也许一个下午都打完了。妻子还说他的东西其实非常的<br>小和短,根本沒伸到面去。<br>就这样,他再送妻子回家时,已经十点多了,在分手时,他说以后再也不会<br>骚扰妻子了,还说非常的对不起她。妻子给我看了他的条子,是分房的,妻子怕<br>他赖皮,故意让他写下的。<br>我望着自己心爱的妻子,心疼的无言。